吉林时时彩规则介绍
1
2
3
4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公司信息
组织结构
公司团队
网站公告
翻译资讯
常见问题
专业词汇
行业规范
质量保证
合作流程
隐私保密
实习基地
人才招聘
联系信息
  翻译语种(笔译)
  英语翻译  德语翻译
  日语翻译  法语翻译
  韩语翻译  俄语翻译
  英语口译  德语口译
  日语口译  法语口译
  韩语口译  俄语口译
  泰语翻译  越南语翻译
  意大利翻译  西班牙翻译
  葡萄牙翻译  印度语翻译
  马来语翻译  波斯语翻译
  冰岛语翻译  老挝语翻译
  丹麦语翻译  瑞典语翻译
  荷兰语翻译  藏族语翻译
  挪威语翻译  蒙古语翻译
  拉丁语翻译  捷克语翻译
  缅甸语翻译  印尼语翻译
  希腊语翻译  匈牙利语翻译
  波兰语翻译   乌克兰语翻译
  芬兰语翻译  土耳其语翻译
更多翻译语种
     首页 >>  关于我们>>  翻译资讯
 


周克希:法语翻译首先要靠感觉

发布者:上海翻译公司     发布时间:2019-4-2

  “匠?#27169;?#24515;所向,驰以恒。”
  你有一颗匠?#27169;?#21035;人所谓的偏执痴狂,是你心中的理所应当。
  73岁的周克希是半路出家的著名翻译家,50岁之前是华东师范大学数学?#21040;?#25480;。?#21360;?#22522;督山伯爵》、《包法利夫人》、《小王?#21360;?#21040;普鲁斯特的《追寻逝去的时光》,周克希精于法语名著的翻译。
  去年,在周克希的新书发布会?#24076;?#20182;与读者分享了自己三十余年寂寞并快乐的翻译之路。谈到翻译《追寻逝去的时光》?#20445;?#21608;克希说,普鲁斯特的文字令他有?#26696;?#23665;仰止”之感,但在翻译时必须努力和他“平起平坐?#34180;?BR>  以下是周克希部分发言内容:
  翻译首先靠感觉
  三十多年前,我起意从数学改?#26657;?#20570;文学翻译工作。一次去王道乾先生家(回想起来,印象中似乎客厅有些幽暗,王先生脸容有些忧郁,声音徐缓而略带沙哑),请教“在文学?#20808;?#20309;学习?#20445;?#20182;沉吟片刻,答道:“文学不是靠学习学到?#27169;?#32780;是要去感受的。”这句话我始终记在心间,几乎成了我的座右铭。日后我被同行半开玩笑地称为“感觉派?#20445;?#20197;区别于学院派等等),也许正是因为我从译以来,一直服膺“翻译要靠感觉”的缘故。
  翻译的标准,或者?#30340;?#26631;,我们最熟悉的是严复说的“信达雅?#34180;?#27492;外还有“等值翻译?#20445;?#22856;达。信息在意义、文体两方面应等值)、“化境?#20445;?#38065;锺书)等说法。这些说法,我觉得都有道理,而在翻译实践中,我念念不忘、孜?#25105;?#27714;?#27169;?#26159;尽力?#19994;?#25991;字背后的感觉(作者写作时的感觉),并尽力把这种感觉传达给读者。我想,真能这么做到,信达雅等等恐怕也就“虽不中亦不远?#21360;薄?#20854;实,这个意思,?#36947;?#20808;生当初就说过,他的说法是:假定作者是中国人,想想他会怎样说、怎样写。那样说、那样写了,就是好翻译。
  做个译者,门槛并不高。但从气质上说,善感、耐静的人,也许更适合当译者。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感觉,余光中在文章中提到,台湾声乐家席慕德请计程车司机调低音量,司机问:“你不?#19981;?#38899;乐吗?”席只能回答:“是啊,我不?#19981;?#38899;乐。”两人对“音乐”的感觉可以如此不同。不同的境遇也会造成不同的感觉。荒诞派剧作《等待戈多》在?#26412;?#39318;演?#20445;?#24694;评如潮。后来去一所监狱演出,所有的犯人看了都哭了。导演邵泽辉说:“这是?#31508;?#30495;正能体会这部荒诞剧的观众。”一般而言,感觉意味?#27966;?#24515;的?#24230;耄?#24847;味着远离觥筹交错的热闹场所——这也就是耐静。
  凡·高说?#22909;?#20010;人心中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透过烟看到心中的火,把它留在画?#24076;?#23601;成了画家。透过烟看到火,把它留在文字中,就成了作?#19968;?#32763;译家。而透过烟看到火,首先靠的是——感觉。
  翻译需要身体力行
  翻译,首先是一种实践,需要身体力行。为了译得更好些,做一些研究是必要?#27169;私?#20316;者及其作品的背景,?#31169;?#20182;写作的时代,?#31169;?#20182;的语言风格和写作习惯,等等),但是就译者而言,研究的落脚点是翻译的实践。对他来说,实践,或者说力?#26657;?#27604;?#25226;?#31350;”更重要。叶圣陶先生在回忆弘一法师的文章中提到,有一次,席间一起吃饭,有个搞哲学的朋友想请弘一法师谈谈人生的意义,弘一法师非常虔敬地回答,?#29273;ⅲ?#27809;有研究,不能说什么。叶先生写道:“学佛的人怎么会说对于人生问题没有研究呢。他是有研究而不肯说么?但看他那殷勤真挚的神情,就觉得那样想是罪过。他的确没有研究。研究云者,是自己站在这东西的外面,而去爬剔、分?#35301;?#26816;察这东西的意思。像弘一法师,他一心持律,一心念佛,再没有站到外面去的余裕,哪里能有研究呢?”
  弘一法师是我景仰的前辈。叶先生说他一心持律,一心念佛,这“一心”二字,说出了力行的真?#23567;?#19968;个人,一生中能真正做好一件事,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想想?#20999;?#28909;爱自己工作的手艺人吧,他们?#21051;?#20570;工,终其一生把一件事做到最好(即便是制作一种工艺品,甚至只是下一碗面,做一个寿司)。老舍先生说他自己“有得写,没得写,?#21051;煨次?#30334;字?#20445;?#36825;不就是力?#26032;穡?BR>  译者和他的译作的关系,有点像船长和他的船的关系,那是一种同命运、共存亡的关系。《动物农场》的作者、英国作家奥威尔在为乌克兰文版写的序言中说得好:“我不想对这部作品发表意见,如果它不能自己说明问题,那它就是失败之作。”作者如此,译者同样如此。译者,要用翻译的作品说话。
  自信与存疑是翻译中的一对矛盾
  译者没有自信,他在翻译时往往是畏畏缩缩?#27169;?#20182;的译作往往是苍?#23388;?#21147;的。客观地说,作者往往高过译者,甚至高出很多。?#28909;?#35828;普鲁斯特,他的思想的深度,他驾驭文字的能力,都令我有?#26696;?#23665;仰止”之感。但在翻译?#20445;?#25105;必须努力去和他“平起平坐?#20445;?#36825;样才能对话,才能擦出心灵的火花。有这样的心态,感觉云云才有可能。
  自信,还意味?#25386;?#35201;轻信、迷信,不要妄自菲薄。人们常说当年翻译如何如何好,看看?#36947;?#30340;信,就可以知道,众多译家在那时是被他说得一无是处的。?#36947;?#22312;写给宋淇的信中写道:?#30333;?#26085;收到董秋斯从英译本(摩德本)译的《战争与和平》,译序大吹一阵(小家子气!),内容一塌糊涂,几乎每行都别扭。董对煦良常常批评罗稷南、蒋天佐,而他自己的东西亦是一丘之貉。想不到中国翻译成绩还比不上创作!大?#25490;?#32763;译?#27169;?#21313;?#31181;?#20061;根本在气质上是不能弄文艺的。?#34987;平?#26102;代,看来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我们应该有些底气,有些自信,因为时代毕竟在前进。
  自信,在更多的情况下来自长期的跌打滚爬,当你打过几场“硬仗?#20445;?#32456;于?#21543;?#24320;一条血路”之?#20445;?#20320;的感觉会化成一种自信。但是,正因为你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27169;?#20320;一定会感到自己的不足,一定会在内心有一份谦卑,一定会在翻译时如履薄冰、?#31508;?#23384;疑。举个手头的例?#21360;?#21069;一阵重读福尔摩斯探案中的《波西米亚丑闻》,心里就升起过几团疑云。华生婚后去贝克街看望福尔摩斯。“他的态度?#32531;?#28909;情,这种情况是少见?#27169;?#36825;句译文看着就让人生疑,难道在译者心目中,福尔摩斯竟然经常是很热情?#27169;?#21407;文是His manner was not effusive. It seldom was;...问题显然就在对后半句的理解上。在我想来,它的字面意思就是“他的态度向来是难得热情的?#20445;?#20063;就是说,在福尔摩斯身?#24076;?#28909;情这种态度一向是很罕见的。于是后半句也就顺理成章了:“不过我觉得,见到我他还是高兴的?#34180;?#19981;热情,但心里是高?#35828;模?#36825;才像福尔摩斯。接下去的译?#27169;?#20960;乎有点吊诡的意味:福尔摩斯“把他的雪茄烟盒扔?#26031;?#26469;,并指了指放在角落里的酒精瓶和小型煤气炉?#34180;?#37202;精瓶?小型煤气炉?实在费解得很。一查原?#27169;?#26159;a spirit case and a gasogene。简单地说,就是放威士忌的酒架和苏打水瓶,福尔摩斯的意思是说,要喝兑苏打水的威士忌的话,请自便。这样的场景,发生在伦敦的贝克街,发生在福尔摩斯和华生之间,就比较合乎情理了。
  为释疑,要“不惜工本?#34180;?#24324;明白一个?#23454;?#21547;义,看懂一个句子的意思,写一条注释,都可能要踟蹰良久,遍查各书。翻译的过程,有时是个“?#24179;狻?#30340;过程。?#24179;?#30340;结果,看似当然,但?#31508;?#24448;往很茫然。同时面?#38498;?#20960;个问题,容易乱了方寸。
  总之,自信方能前?#26657;?#23384;疑才有脚力。
  翻译的文采源于对原文的透彻理解
  翻译的文采首先来自对原文透彻的理解,来自感觉的到位。自己没弄明白、没有感觉的东西,是不可能让读者感觉到的。理解透彻了,感觉到位了,才有可能?#19994;?#22909;的译?#27169;?#25165;能有文采。
  文采,并不等于清词丽句。文字准?#33539;?#20256;神,就有了文采。好的文字,不是张扬的、?#39318;靼貉锏模?#19981;应是“洒狗血?#20445;?#20063;不应是过于用力的。好的文字有感觉作为后盾,有其内在的张力(“黏性?#20445;?#21363;便李白这样的大诗人,也难免有洒狗血的时候。汪曾祺在一篇文章中说:“(与杜甫的“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20445;?#30456;比之下,李白的‘天门一长啸,万里清风来’,就有点洒狗血,李白写了很多好诗,很有气势,但有时底气不足,便?#32531;?#27922;狗血,装疯。他写泰山的几首诗都让人有底气不足之感。”即便是周作人这样的散文大家,也难免有着力太过的地方。他有一段写废名的话很有名:“(废名的文字)好像是一道流水……凡有什么汊港弯曲,总得灌注潆洄一番,有什么岩石水草,总要披拂抚弄一下子,再往前走去。”但还是汪曾祺,很中肯地指出:“周作人的序言有几句写得比较吃力,不像他的别的文章随便自然,‘灌注潆洄’、‘披拂抚弄’,都有点着力太过。”
  回到翻译上来。译文要求准确、传神,落脚点还是感觉。举例来说,《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一卷末尾处有一段描写布洛涅树?#24535;吧?#30340;文字。其中有一句我译成:“风吹皱大湖的水面漾起涟漪,它这就有了湖的风致;大鸟振翅掠过树林,它这就有了树林的况味;……?#20445;?#24322;体字的“大湖”是布洛涅树林中一个湖的名称,“树林”则指布洛涅树林)。原文是 le vent ridait le Grand
  Lac de petites vaguelettes,comme un lac ; de gros oiseaux parcouraient
  rapidement le Bois, comme un bois,...“有了……的风致?#34180;ⅰ?#26377;了……的况?#19969;?#20174;字面上看是原文所没有?#27169;?#20294;?#21491;?#34164;上看确确实实又是有的。
  但找准感觉并不一定是“做加法?#34180;!?#24773;人》一开头,有句为不少读者所激赏的译?#27169;骸?#22826;晚了,太晚了,在我这一生中,这未免来得太早,也过于匆匆。”语调低回而伤感。但在原文中,这是一个语气相当短促、色调相当枯冷的句?#21360;#═rès vite dans ma vie il a été trop tard.)译文的感觉与原文出入较大,也许不妨改译作:“一切都来得很?#25191;伲?#19968;开始就已经太晚了。”这样译,有点“以短促还其短促,以枯冷还其枯冷”的意思。
  感觉不同,用?#23454;?#33394;?#39318;?#20250;不同。《包法利夫人》中写到elle senflammait à lidée de cette taille si robuste et si élégante...,我没有译作“她淫心荡漾,按捺不住地想到另一个男?#21360;保?#25105;觉得那种译法强烈的贬义色彩,是原文所没有?#27169;?#25353;照福楼拜的创作原则,他也?#25442;?#37027;么写)。依据我所感觉到的作者的意思,我把这个句子译作“她心里像烧着团火,如饥似渴地思念着[……]那副又健壮又优雅的身材?#34180;?#26377;的词很简单,感觉?#27425;?#24517;简单。?#28909;紓?#31119;楼拜写到爱玛被罗多尔夫抛弃后,大病一场。养病期间,?#21051;?#19979;午坐在窗前凝神发呆,这时“菜市场顶篷上的积雪,把一抹反光射进屋里,白?#20301;蔚模琲mmobile,……”最后那个词,有译成“雅静”?#27169;ā?#19968;片雅静的白光?#20445;?#20063;有译成“茫茫”?#27169;ā?#19968;片茫茫的白光?#20445;?#20294;在我看来,那样的译法,似都仅与光线的状态有关,而与爱玛的心态无涉。在我的感觉中,那是一种“以外写内?#20445;?#21363;以外在的动作、状态,来描写?#23435;?#30340;心理)的手法,所以我把immobile译作“凝然不动?#34180;?#36825;是我对光线的感觉,也是我对爱玛心态的感觉。
  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最后想用拙著《译边草》中的一段话,来结束这个名为“我心目中的翻译”的漫谈:“里尔克曾在给一个青年诗人的信中写道:‘你要爱你的寂寞。’我觉得这话就像是?#36234;?#22825;的译者说的。翻译,寂寞而清苦;但是,能把职业当作事业,能使技术成为艺术,能在工作中?#19994;?#20048;趣,能从苦中尝到甜的滋味,又何尝不是人生的一?#20013;?#31119;呢?”


  来源:北外翻译社,作者:周克希

 
返 回
翻译公司相关翻译资讯信息:
?#31243;?#31185;技翻译经验  

标点符号也要翻译  

如何做好广告翻译?  

关于法律翻译的几点看法  

中国古典文学在俄罗斯的译介与研究  

谁是中国翻译第一人?  

瑞科翻译公司
翻译咨询
点击在线咨询
瑞科上海翻译公司
电话:021-63760188
021-63760109
电邮:[email protected]
地址:上海市中山南路969号谷泰滨江大厦12层
瑞科南京翻译公司
电话:025-83602926
025-83602369
电邮:[email protected]
地址:南京市红山路88号常发广场3?#24597;?25-829室
 南京翻译公司 | 招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服务区域 | 网站地图 | 瑞科翻译(新版)
瑞科翻译公司专注翻译16年,是一家专业的人工翻译公司,潜心打造优质翻译服务品牌!
©2004-2019 LocaTr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瑞科(上海、南京)翻译公司所有        沪ICP备09017879号-4
吉林时时彩规则介绍